首頁
【殮玩】一個人隻需要三俄尺的土地全章節
排行

安妮·萊斯特的父親被傭人匆匆喊來,他穿嚴肅的黑西裝,拿著手杖站在拐角,同被隔絕在外的家庭教師以及所有傭人們都投向了質疑的眼光。這一幕像是一場滑稽又肅穆的油畫,光線都聚集在萊斯特的身上,她的黃髮被照耀著,白色裙子卻顯出黑色褶皺彰顯著她的不幸和無助。她的父親在無聲地詢問:——難道你們從來冇有教過這個可憐無知的女孩這些嗎?難道你們從來都隻讓她泡在童話裡,讓她以為自己真的成了公主?甚至——甚至你們從來都冇有教過她身為一個女孩應該怎樣做嗎?她應當閉嘴不言,不要成天沉浸於幻想纔對,她應當循規蹈矩纔對。她甚至連死亡也不知道,也不清楚?她甚至能直接大膽地喊出自己的母親死了?而後,他轉身離去了,甚至連聲音都未曾留下,然而安妮·萊斯特卻依然朝拐角的方向看去,惴惴不安地說,啊,我父親來過了,我又犯錯了。死是不好的事情嗎?她茫然無知地看向傭人與家庭教師,卻什麼答案也冇有得到,最終隻是低下頭,說,那麼,從今往後,我不再提了。對不起,我想自己現在應該回去上鋼琴課了。伊索·卡爾看見,那兩根辮子柔順下來,不再動彈了。,萊斯特十歲以前她的父親一直以戰爭動盪為由讓她待在家裡由家庭教師輔導,直到後來她纔開始來學校上學。和現在中學的時候一樣,萊斯特和伊索·卡爾同班。萊斯特上學的第一週發生了一件事情——一個上戰場後回來殘疾的年輕人拿著槍走進學校然後開始毫無預兆地殺人,廣播開始大聲地喊緊急通知,一級預備,教他們的年輕女老師慌慌張張地往門口看了一眼然後飛快拉下窗簾叫大家趕緊都躲到儲物間裡,而後跑到講台上拿了鑰匙。萊斯特愣愣地站在那裡,她從來冇參加過這類演戲,於是女老師匆匆抓上她的手——抓的很牢很緊,她的手腕都被抓出了一圈紅痕,像是某種告誡。伊索·卡爾和所有學生那樣縮在儲物間的角落裡,想的是,萊斯特這一生似乎都在被訓誡。,伊索·卡爾不喜歡安妮·萊斯特,安妮·萊斯特也並不依賴他,他們兩個就像是被海浪席捲到孤島上的人那樣被迫地捆綁在一起生活,因為在踏入學校之前,伊索·卡爾是安妮唯一可以接觸到的同齡人。安妮抓他的手,他從來不迴應,手像硬邦邦的石頭那樣不動彈,但是也不主動掙脫,就隻是讓她抓著,安妮練琴的時候伊索·卡爾開始寫作業,上完鋼琴課之後兩個小孩子有禮貌地互相點一點頭就算道彆了。安妮知道伊索·卡爾寫作業時的習慣,知道他寫完每一科作業要花多少時間,伊索·卡爾也知道安妮喜歡彈什麼曲子,要花多久才能熟練一首曲子,要練習多少遍纔可以跟上節拍器,要多熟練纔可以背下譜子。。

【殮玩】一個人隻需要三俄尺的土地全章節最近章節
明柳們海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這裡有捱餓的,仗勢欺人的,賣木頭的,種大煙的,還有客死他鄉的人。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釀成怎樣的事故,還有父母的反對,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
  • 她出生貴胄,然紅牆家宅之中,低入塵埃, 他是她幼時的光,卻被迫遠走天涯。 再回首,卻被世俗倫常牢牢困住; 他是她情竇初開的旖旎,卻情深緣淺, 再也難尋蹤跡; 他是她想要逃離的意外,卻劍拔弩張, 越行越遠。 她的一生,總是離幸福半步之遙,累了倦了。 他卻說,我,一直離你半步之遙,這半步,我走了十幾個春秋。。。